倒霉的杨伟,在被22岁隔壁小媳妇拉到后山推倒时,竟然……五年后,医术在身的他, 成了远近闻名的妇女之友。不行不行,为了心爱的小花姑娘,我一定要坐怀不乱!

精彩试读

第1章 村长驾崩了

六月盛夏,桃花村后山。一个连河里的蛤蟆都恨不得换掉衣服的季节。

“美玲,你确定我们要进后山?”杨伟问。

“你怕了?”女人妩媚一笑,贴在男人身上回答。

“娘的,我怕?我连村长媳妇都敢约,还怕这后山?走着!”杨伟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弯身直接横抱起了美玲,当然了,杨伟那一巴掌肯定是没拍在他自己身上。

本来今天杨伟是第38次去找村长提亲的,村长家宝贝女儿小花就像她名字一样漂亮,纤瘦的线条,水灵灵的脸蛋儿,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去想村头那片高粱地。

据村头王寡妇说,将来谁要是娶了小花,肯定有福气,因为大屁股能生带把儿的胖小子。

虽然附近几个村小伙子没有不惦记小花的,也几乎没有不去向村长提亲的。却惟独只有杨伟提亲的时候小花才会向他爹撒娇,其他人提亲小花就直接从撒娇变成了撒泼,这就是青梅竹马。

每次杨伟去提亲时,村长都会温柔的送上两个字,滚开,有时候也会说爬开。用村长的话说,那就是他们家这朵小花一定不能插在牛粪上。

可不成想,今天杨伟才刚进村长家堂屋,就给村长媳妇给看上了,村长媳妇是半年前才从城里一洗浴中心娶到村里来的,比村长小28岁,整天都是高跟鞋、黑丝袜、小短裙的村里人打扮,那大长腿露的,没少给村长批发帽子。

村里人说,这村长家媳妇就是那城里出租车,虽然整天都想拉人,但也不是你想上就可以上的,还要看出租车愿不愿意让你上。

这不今天骗杨伟钻后山,便是因为杨伟一次次的提亲,虽一穷二白、但却是被恰青春年少的帅气阳光给吸引了,终没忍住骗杨伟吃了个催情口香糖,估计是村长那老司机让他媳妇跑空车太久了吧。

“不行、不行,我们不可以,将来我是要娶小花的,这样太对不起小花了。姐妹儿你自个玩儿吧,实在不行给你弄个竹笋去,我先回去了。”杨伟说完转身便是要走,却是被火急火燎的美玲一把给扯了回来。

“杨伟你是不是个男人,我那点儿比小花差,论年龄我只比她大2岁,论风情相貌我也不比桃花村任何一个人差,为啥你就这死心眼呢?”

“呵呵,我知道你和小花从小青梅竹马,小花喜欢你,你也喜欢小花。我不勉强你这总可以了吧。我这儿有个口香糖送给你赔不是了,今天这事儿就权当没发生过。”美玲一看杨伟还挺坚决,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个口香糖递给了杨伟。

当时杨伟也没多想,只想着快点走人,剥开口香糖塞在嘴里就穿衣服准备走人。可杨伟还不等把衣服穿好的时候,瞬间之前那种熟悉的火热就再次充盈满了全身。

终于,此时的杨伟连看母猪都觉得赛天仙。哪还能等得了,一个恶狗扑食,大手瞬时就消失在了村长媳妇身上。

不错,这美玲给杨伟的是让人瞬间变禽兽的口香糖。

可也就在杨伟准备朝着美玲下手的时候……

“谁?”

“不好,有人?还是……闹鬼了?难道后山真的不干净?”

听到脚步声的杨伟突然停下来抬头四处瞄着,可这正闭眼睛享受到不行的美玲却哪里又是肯呢。

直接折身坐起,圈抱住杨伟脖子就给拉了下去,还骂杨伟不是男人,敢干还怕人看。

于是那被砸扁的小草,依旧还是被砸扁着。

“杨伟,好你个王八羔子,我老爹的车是你能上的吗?”突然的,柱子从旁边窜了出来大声骂道。

“娘的,柱子这货是定了闹钟来的吧,正关键时刻呢!不管了反正上一半是上,上完也是上,上完再说。让你丫从小和我作对。”

相对于此时在口香糖作用下潇洒的杨伟,村长媳妇美玲则是没那么看得开了,虽然她也想和杨伟一样权当没看见。

“啊?柱子?怎么……你怎么来了?”美玲反手按地,仰头吃惊道。

因为这一路尾随而来的柱子不是别人,而是村长半年前那死去老婆的儿子,也就是说杨伟现在上的正是柱子他后妈。

虽然柱子比美玲年龄也小不了多少,但毕竟这个后妈的称呼在这放着呢,此时的美玲哪还顾得上继续哼唧,麻溜的起身就是去地上找裙子。

可也在美玲着急忙慌穿短裙的间隙,却是忘记了此时都还趴在她身上的杨伟,直接一脚就是把肚皮上的杨伟给踹到山沟里去了……

想到这里,站在村口的杨伟对于5年前的种种依旧历历在目。

恍然一切都还只是昨天。

“师父,你就安息吧,从今天起我他娘的一定做个大写的人。”杨伟看着师父临终前给他的《神农百草》,和一锭金元宝心里很不是滋味。

是的,5年前杨伟被村长媳妇美玲一脚踹到山沟后。身上该坏的、不该坏的零件差不多都坏完了,就剩一口气了。幸好一个从清朝开始就隐居在此的老头儿救了杨伟,也就是杨伟口中的师父。

因为坏的零件太多,就连身为华佗第45代的传人也都没有办法,用杨伟他师父的话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收杨伟为徒,传授杨伟毕生医术,希望能通过杨伟自己的悟性发生奇迹。

经过5年时间的误打误撞,还有他师父的精心传授,杨伟还真就把自己给治好了。不过在杨伟把自己治好的当月,他师父就大限将到西去了。临终前留下遗嘱,说把他毕生心血所著的《神农百草》和一个金元宝留予给他,说他已经活了整整500岁了。

遗嘱中还说他临终悟得的一个绝招教不了他了,让杨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然后做个大写的“人”。

等杨伟做到大写“人”的那天,他自有办法教授他最后一招。仅凭这一招医术就可以让杨伟纵横天下。但同时也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他们的师徒关系,不然就算是做了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从离开山谷的那刻开始,养我就在想着那个大写人是什么意思,因为直到现在他才恍然明白,如果这世上一定还有人让他牵挂的话,那也就只有师父和小花了。

但5年后重新回来,站在村口的杨伟眼里看到的、想到的,却都是桃花村依旧破破烂烂的房屋,还有他和村长媳妇美玲的龌龊事儿,好像丝毫和大写的人扯不上任何毛线关系。

在杨伟想到小花的时候,突然的一个念头就冒了出来。

“对啊,真是太笨了。娶小花不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吗?那么多年村长都不答应把小花嫁给我,如果我要把小花娶了做媳妇,那桃花村谁还敢看不起我,这不就是做到了师父说的那个大写人了吗?”

想到这里,杨伟虽然心里一阵莫名激动,但却也是知道想要娶小花做老婆并非那么容易。

本来杨伟准备了一骡子提亲的理由,甚至于都想到了他怀里踹着的金元宝做聘礼。可杨伟来到村长家附近时,却发现好多人围在一起,乱哄哄的说着些什么。

一打听,原来是村长一个月前驾马车赶路时突发心脏病死了,简称驾崩。这会儿桃花村村长的儿子正和村支书、还有村会计的儿子竞选村长呢。

杨伟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才死不久的村长家儿子,也就是5年前把自己和他后妈给抓了奸的柱子。

顿时,杨伟嘿嘿一笑冒出个有点儿缺德、但却是能百分之二百五能把小花娶了做老婆的主意。

“正想睡觉呢,就送来个媳妇。嘿嘿!”

杨伟嘿嘿笑着,便是向正准备投票的人群中走了过去。

第2章 我要娶你妹

“伟哥?”突然的,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喊着杨伟。

“伟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

“二狗子?”杨伟很是意外,却又是意料之中的喊出了这个名字。

二狗子可以说是和杨伟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5年前当村里所有同龄人跟在桃花村三霸屁股后面晃悠时,只有二狗子从来都是和杨伟一起堵村长家烟囱,半夜敲村头王寡妇家门。

整天伟哥前,伟哥后喊着。

如果说5年后,桃花村还有个人认得杨伟的话,那恐怕也只有二狗子了。

谁让杨伟家里穷,从小跟着爷爷长大的呢,现如今他爷爷也去世好多年了,杨伟一个人在桃花村无亲无故的,也难怪没人待见他了。

“哈哈,伟哥真是你啊,妈你快来看啊,是伟哥,伟哥没有死,伟哥回来了。”二狗子高兴到不行的抱着杨伟喊着。

本来都还以为杨伟早就死了,甚至桃花村也把他这个人忘掉的时候,当看到突然的杨伟就冒出来了。而且身上衣服也都破破烂烂,简直都可以为乞丐代言时,就连那几个仅有回头的人,脸上连见鬼的惊讶表情都不舍得给杨伟。

“二狗子,你瞎嚷嚷个啥呢,快点儿回家喂猪去。咱家可就指望那几头猪给你娶媳妇了,不像人家不用考虑娶媳妇的事儿。”二狗妈眼剜嘴撇的瞄了下杨伟,阴阳怪气的强拉二狗走开了。

“二狗子,你先回去吧,没事儿。回头找你去。”脸上虽然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杨伟心里却也更是下定了做大写人的决心。

不但要娶小花,而且还要风风光光、大摇大摆,当着整个桃花村的面,把小花给娶回来做媳妇。

“师父,你老人家说的一点儿不错,我杨伟真是该体体面面,做他娘的一个大写的人了。”

“柱子,柱子。”站在人群后面的杨伟突然大声喊道。

其实现如今的柱子,可不是当年的柱子了。

本来柱子从小就和村支书、还有村会计家的俩儿子,是桃花村有名的三霸,而这三霸中又以柱子为首。

加上现在柱子他爹驾着马车驾崩了,柱子又是三个竞选村长中名望最高,呼声最大的,所以从他爹驾崩那天开始,就已经没人敢再喊柱子这俩字了。

而现在消失了5年,满脸污垢,连身上穿的衣服比桃花村最穷的人家还要烂时,杨伟的喊声换来的只能是一个个鄙视到骨髓里的白眼。

“哎呦,我当谁呢?这不是5年前在城里偷钱包潜逃的杨伟吗。”

“怎么了?你这是刑满释放了?还是荣归故里了?哎,那个城里人把老板怎么称呼来着,哦对了UFO,你这是在城里做了个乞丐UFO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柱子哈哈一笑,那些围在柱子身边的桃花村村民,也是哈哈笑了起来。而且都还笑的那么开心,那么恭维。

面对如此杨伟并没发作,只是握紧了的拳头这会儿握的更紧了,勉强微微一笑说道:“是啊,5年前我偷东西的事儿当然不能让村里人知道了,多丢人啊。所以我就走了。”

“不过,最后还是觉得咱桃花村好,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不走了。要不,我把5年前偷东西的事儿给大家伙说一下,看大家原不原谅我?”杨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刻意在偷字上加重了语气。

因为从柱子的话中,还有他脸上的表情,杨伟知道柱子并没有把5年前自己和他后妈的事儿说出去。

5年前不会,5年后正竞选村长的他更不会。因为在农村睡别人家媳妇,从来都是男的牛逼,女的被逼。

柱子一听杨伟话头不对,当时就冲了出来,满脸凶光的直接拎起杨伟领子小声怒道:“你个王八蛋到底想干啥?”

“今天可是我竞选村长的日子,你要是敢胡说八道,坏我好事儿,我弄死你。”

“我要娶你妹。”杨伟直截了当,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柱子回答道,虽然没有柱子的冲动,但气势却是丝毫不逊于柱子。

“你丫的找打……”

柱子一听就来了火,挥起拳头要揍杨伟。不过拳头才刚举过头顶,就又无奈到极点的怎么举起来的,又怎么给放了回去。

半天,近乎从脚底板处拎着杨伟衣领说了一句:“你先去我家等着,我这边当上村长就回去。”

“啊,哈哈,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我们继续选村长,继续选村长。”

“杨伟这小子刚从外面回来,怕村里人嫌弃他,就求我给大家说说情,让他重新回咱们桃花村住。还说什么送我二斤黄豆面儿,你说我一个要当村长的人,能要他东西吗!”

杨伟没理会,也更没拆穿柱子在乡亲们面前的话,只是微微一笑向柱子家走过去了。

柱子家堂屋门是开着的,桌上放着盘儿凉拌黄瓜,和一盘儿猪头肉,还有半瓶二锅头。

“娘的,这狗日的小日子过得还蛮滋润,先填饱肚子再说。”杨伟也不带客气的,夹了几筷子猪头肉就塞到了嘴里,不大会儿时间半瓶二锅头就下肚了。

杨伟在山谷里这5年来,净把中草药当饭吃了,那里吃过肉啊。或许也就是因为吃了5年野生中草药吧,半斤白酒下肚后,杨伟竟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意思。

杨伟感觉不过瘾,就想着看能不能再找瓶酒出来。可就在杨伟满堂屋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准备去西屋找找看时,一阵熟悉、很熟悉的体香瞬间就牵住了杨伟的鼻子。

“柱子,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选上村长了?”

“啊……?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的!”手里端着盘儿土豆丝的美玲,看到杨伟直接愣在了堂屋门口,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眸中除了惊讶,更多的还是惊喜。

“村长媳妇简直比5年前还要有味道,这大长腿、这小高跟鞋穿的,24岁就成了小寡妇,以后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村里高粱地呢!”

或许是因为刚从厨房出来的缘故,一身素白色连衣短裙的美玲领口挂着几颗汗珠,正向身前脖子下的浅浅缝隙里滚动着,黑色肩带恰到好处的在肩膀锁骨处只露出一个边缘……

皮肤,特别是美玲的皮肤,通身如美玉般嫩白,没有半点儿瑕疵,就连汗毛孔还是5年前杨伟在后山才偶尔看到过。

咕咚的一声,杨伟吞咽了一口口水,周身一通燥热的同时,杨伟忍不住又想起了5年前被美玲踹下山沟时,那都还没做完的事儿……

第3章 神医初现

就这样,在柱子家堂屋门口,秋波如水的美玲看着杨伟,杨伟也是上上下下馋猫般瞄着美玲。

不觉间,一种怪怪的感觉瞬时就在两人身上弥漫了开来。

“呼呼……呼呼……”

喘息间,美玲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以至于领口间的衣服都能看到明显的起伏。

“这大白天,在人家堂屋门口不好吧?”

“不过好像以前老师说过,学雷锋做好事儿,是不分时候的。柱子刚死了爹,就权当给柱子家冲喜了!”说话间,杨伟就瞄准了堂屋里间的那床铺盖。

眼看着小火苗越来越旺,随时都要砰的一下着起来时,美玲却是眼睛上下一碰,噗通的一下躺在了地上。

“这是几个意思?我枪都还没掏呢,美玲就中弹了?”

可当杨伟看到从美玲头上渗出的汗珠,还有微闭的眼睛,一声声难受的低吟声中,杨伟知道自己好像有点儿想多了。

出于5年来的学医习惯,杨伟迅速蹲下身来把手搭在了美玲的脉上。

“不好,脉搏断断续续,时强时弱,紊乱无序,这是明显的气血亏损症状,昏厥了。”

“必须马上采取措施,不然柱子不但没爹,也会马上没娘。”

其实美玲这病听起来复杂,说白了也就是美玲姨妈刚走,气血亏虚。再加上才死了丈夫没了依靠伤心过度,还有看到杨伟这么一激动,血压一时跟不上就倒下去了。

气血亏损这事儿虽算不上大病,但如果救治不及时还真就会要人命。

这一刻杨伟想都没想,出于医生的本能直接伸手抓住美玲裙子,蹭的一下就给掀开了,想看下美玲裙摆下红红的东西是不是血……

可也就在杨伟刚看到美玲裙摆下的红色是辣椒油、不是血,心里有了救治办法的时候,噗通的一脚柱子就向杨伟踹了过来。

幸好在山沟里时,杨伟师父传授了他些武术根基,让他来帮助恢复身体。

感觉身后异样的杨伟,潜意识间身形一躲,柱子就来了一个漂亮的够啃泥姿势趴在了地上。

“你他娘的干啥?知不知道会出人命?”杨伟大吼。

“你还有理了,我还要问你在干啥呢?”

要说杨伟这手段也够恨的,都还没等柱子从地上爬起来,一脚踩在他背上,这么来回划拉了几下,就把柱子胳膊给拧在一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撕拉一声撕开美玲领口,利索的从兜里抽出几根银针,卡卡两下扎在了美玲脖子下面的天溪穴和鹰窗穴上,然后用力一掐人中穴。

还真别说,都不等杨伟把银针取下来,原本都还微闭眼睛躺在地上的美玲,咳咳两声竟睁开了眼睛。

“我?我怎么了?”

“啊……”

美玲虽然生性开放,但当看到自己当着柱子和杨伟面儿,裙摆都撩在了肚皮上,长袜什么的都露出来时,还是啊的一声捂脸跑开了。

“你?你会医术?”柱子终于反应了过来,吃惊到张大嘴巴问道。

“会不会医术这事儿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娶你妹!”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要答应你了,你不怕我爹给气的从坟头爬出来?”

柱子不同意,这是在杨伟意料之中的事儿,当下杨伟也并没生气。

杨伟点燃根烟叼在嘴上吸了一口,冲着柱子吐了个烟圈儿说道:“那你就不怕我在村里人跟前,晚上找你后妈聊人生?顺便把你村长的乌纱帽先给弄到坟头里去?”

“后天,后天我带着娶亲队伍来娶小花,自己掂量着考虑吧。”杨伟把话说完,转头就往外走去。甚至连给柱子犹豫和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因为对付恶人,就一定要用恶人的办法。

不是杨伟太自负,而是杨伟太了解柱子了,因为杨伟知道柱子一定不舍得村长这个名头。如果他和美玲的事情一旦公开,那么柱子这刚当上的村长保证玩儿完。毕竟才死去丈夫的小寡妇不守妇道,在农村比天大。

果不其然,都还不等杨伟走出大门口呢,身后就听到柱子大喊:“那你要被我妹准备一份大彩礼。”

“啪!”

“柱子啊柱子,你简直就是个畜生,怎么就能不和小花商量一下就答应了?”

柱子冲门外的杨伟说过彩礼之后,顺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而杨伟则是头也没回的,把一个剪刀手举过了头顶。

杨伟离开柱子家后,走在村里心情好极了,一想到刚才柱子那满脸无奈的样子,高兴就不打一处来。

当然了,最让杨伟高兴的还是后天小花成自己媳妇这事儿,这天下还有什么事儿能比终成眷属和洞房花烛更值得高兴的呢!

先不说有没有做到师父口中那大写的人字,单就是一想到多少个小时候在村头大槐树下和小花拉钩钩的约定,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杨伟就一阵阵忍不住心里激动。

杨伟一边往二狗子家走,一边想着小花穿上婚纱,满脸羞涩的喊着自己小伟哥,甚至感觉连村头王寡妇家看门狗都在冲自己笑。

杨伟找二狗子自然是去把后天娶小花的事儿告诉他,顺便还让二狗子找些人手过来帮忙,把他家那三间破瓦房收拾一下,再捯饬些被褥家具什么的,毕竟洞房那天晚上不能睡在地上不是。

二狗子一听杨伟后天要娶小花,自然是喜出望外,连连答应的同时转头就喊他妈,说杨伟后天要娶小花做媳妇了。

二狗子他妈现在是个什么表情杨伟不知道,不过杨伟知道的是二狗子他妈那个大喇叭,不大会儿就能把这个消息说给整个村子听。

不过直到现在为止,杨伟都还没见小花的人,也不知道小花到底去哪儿了。是不在村子,还是在故意躲着他,顿时一阵心里没底。

转眼间,天就黑了下来。而桃花村的窗户也一盏盏暗了下去,不时传出几个汪汪汪的狗叫声。

好像是在提醒屋里的男人女人,轻点儿吧,轻点儿吧,能不能考虑下单身狗的感受,回头就和村头王寡妇家大花私奔去。

“大爷的,一个个都抱着媳妇可劲儿折腾吧,后天老子弄一群狗拴屋后头去。”

本来杨伟是想着回家的,可不知怎的,走着走着抬头就看到了村口那棵老槐树。

“我怎么来到这里了?”杨伟心里问自己,但看着被月色点点洒满枝头的老榆树,却是不觉想起了曾经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在这里和小花幻想一起到老的柔情。

“小伟哥!”

突然,杨伟听到小花的声音。

第4章 大槐树下的约定

“啊?”

“呵,怎么可能,柱子那缺爹儿子怎么可能让小花出来呢。”

“都5年时间过去了,估计小花早就忘了每个月圆之夜,村口大槐树下的约定了吧。”杨伟摇头苦笑,轻叹了声气,转头准备回家。

可就在杨伟准备回家躺在床上数星星时,又一声小伟哥传入了杨伟的耳朵。

“小伟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呜呜,呜呜!”

“小伟哥,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人家还以为你都不要小花了!”

在杨伟一千个不相信着,一万个不敢松开怀里的小花时,小花也还真真切切的拥在了他的怀里。

因为这桃花村依旧是5年前桃花村的同时,幸好现在的小花,也还是着5年前的小花。

“小花,是你,真的是你!”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你哥怎么会让你晚上出来?”终于,杨伟感受着怀里依旧温情如旧的时候,半天才说出了这么句话来。

“啊,小伟哥疼。”

杨伟伸手去摸小花的脸确定自己不是做梦时,手才刚碰到小花,小花就叫喊着疼。

这时杨伟才发现整整5年,1825个每晚都会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小花脸蛋儿上、胳膊上还有裙摆下的腿上,满满都是被蚊子叮咬的大包。

特别是穿着凉鞋的一双脚,都摩起了血泡。

5年的日思夜想,和眼前看到一切,让杨伟想都不用想,张口就想要问为什么。

可还不等杨伟问出那么多个为什么的时候,努力踮起脚尖的小花伸手就放在了他嘴上

那么深情的把头埋在了杨伟怀里……

“小伟哥,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好吗?就像现在这样,让我好好被你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就一会儿就好……”

杨伟没有再说话,只是鼻息间感受着来自嘴巴上小花手心的淡淡香气,还有被束在脑袋两侧的马尾辫子,听小花在自己怀里楠楠说着梦境般的呢喃。

原来下午小花就听村里人说杨伟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小花都恨不得两步并成一步马上见到杨伟。

可今天是村里选村长的日子,除了不会跑的小孩儿和不能动的老头老太太,能出来的都出来在村里晃荡,小花担心被他哥哥看到了把她关起来,不让她见杨伟。就步行跑到了18公里外的城里,回到村子后一直没敢回家。

就躲这村口大槐树下,第60次在月圆之夜等着她和杨伟的约定。所以,大槐树下的蚊虫和往返的36里路把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小伟哥,给你吃。”小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棉花糖送到杨伟嘴边说道。

“啊?傻丫头,你到城里就为了平时我给你买的棉花糖?”杨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看着正微微笑,把棉花糖放在自己嘴边的小花心酸道。

因为,之前杨伟每次和小花在大槐树下约会时,总会到城里买一个棉花糖给小花。想到这里,杨伟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小花没有说话,只是把那个棉花糖轻轻放在杨伟嘴里,脸颊红红的对杨伟说:“小伟哥,我还以为你死了,村里人都说你偷人东西,被打死在外面了……呜呜……”

“小伟哥,你娶我,好吗?”

“小伟哥,小花要嫁给你,小伟哥,我要做你的媳妇,我要做你真的媳妇,我不要再做小时候过家家时你的媳妇……”

再接下来,小伟没有说话,小花也没有说话,就像5年前每个月圆之夜的晚上一样,在熙攘了一天、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桃花村口老槐树下,从他们从小时后的过家家,一直说到了明天的满头白发,扛着锄头回家逗儿孙在院子里玩耍。直到天蒙蒙亮时,小花才依依不舍的回家去了。

离开大槐树前,小花还偷偷亲了杨伟额头一下,在脑后两个左右摆动的马尾下,哼唱着向着她家跑去了。

而此时的杨伟,也是在此刻第一次忘却了从小就和他是死对头的小花哥哥。从村这头,到村那头大声唱着大花轿。

“我抱一抱啊,抱一抱,后天抱着我的小花上花轿……

于是,桃花村那好不容易,才得以做个安静单身狗的大黄,终于又一次无奈到极点的汪汪汪狂叫个不停,估计明天大黄就会和村头王寡妇家那阿花一起私奔呢!

第二天大黄和阿花有没有消失不知道,不过杨伟揣着金元宝到城里换钱时,却是发现村里的狗都累得集体站着睡着了。

因为小花告诉杨伟,她哥准备把她后妈那小院临街三间房子,当嫁妆陪送给她当嫁妆,让杨伟在村里开个诊所,别饿着他妹妹。

而杨伟也就是听了小花的这话后,才想起明天自己就要娶媳妇了,今天修房子、买家具的钱都还没有呢。所以才会一大早去城里把他师父给他的金元宝换成钱。

差不多中午时候,杨伟揣着用金元宝卖的6万块钱回到家时,二狗子已经带着邻村20多个壮小伙子收拾着新房了。

杨伟当时就甩了2万块钱给二狗子,让二狗子给大家分一下,剩下的钱再买些家具什么的。

农村人哪里一下子见过成捆儿的毛爷爷,更不要说杨伟直接甩出两捆儿毛爷爷了。那干劲儿甭说有多大了。

虽说大家都挺卖力的吧,但毕竟时间紧张,只有短短一天时间。

不过幸好还是在天亮之前,一群人说说笑笑的把房子给收拾的至少晚上不怕星星月亮偷看他和小花洞房了。

“伟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娶小花去吧!”

“哎呀我的妈呀,伟哥你穿这西服真是老帅了,可小花他哥和你那可是从小的死对头,他能麻溜的把小花嫁给你吗?”二狗子看着杨伟穿在身上的西服担心的说道。还真别说,杨伟穿上西服的样子,还真就是帅的一塌糊涂。

“哈哈,放心吧二狗子,你伟哥自有办法。我保证把小花给风风光光的娶回来做你嫂子,顺便还把全村的狗给羡慕的离家出走。哈哈!”

“哎,伟哥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今天咱们村狗娃子大白天的都站着睡着了。”顺着杨伟的话,二狗子突然问道。

杨伟一听自己好像露题了,当下哈哈一笑搂着二狗子肩膀打岔说道:“啥狗不狗的,你应该明天这个时候问我够不够睡醒才对吧,哈哈!”

“出发,兄弟们,都精神着点儿,跟我娶媳妇去喽!”

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漫画部落联盟

公众号输入框点击《小说专区》-在首页右上角点击放大镜输入“桃花村那些事儿”即可阅读全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