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杨二楞一觉起来就拥有神医的本领,给村花瞧了病之后,就过上了非同凡人的生活。

精彩试读

第一章 苞米地

烈日当空,汗出如浆,热得实在让人受不了!

杨二楞躺在村边的小河里,一身舒坦。他身后就是一片苞米地,遮住了烈日,河水带着丝丝凉意,别提有多痛快了。

刚把身体泡进水里,就听见苞米地里传来一阵声响。杨二楞侧头一瞧,见李尚香端着个大盆从苞米地里钻出来。

或许是热急了,李尚香竟然没发现身后的杨二楞,急匆匆地放下大盆,扯掉身上的衣服跳进河水里。

看着眼前的美景,杨二楞两眼发直。刚被清凉河水压下去的热意瞬间又从心头冒出来!

玲珑有致的小身子,尤其是那双大长腿让杨二楞肝火直冒,差点把眼睛给瞪出来!虽然只是个侧面,但也能看个大概。李尚香仰起洁净的脖子,捧着河水从脸上灌下去。晶滢的水滴在细腻的肌肤上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杨二楞只觉得喉咙一阵干燥!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这么瞧女人,恨不得把眼睛贴过去。以前只在医学图册里见识过,哪有现场来得这么震撼。

这李尚香是村霸杨雷虎的女人,养尊处优的,没下地干过活,所以肤色格外不错。杨二楞舔着有些干燥的嘴唇,使劲儿瞪大眼睛,瞧得热血沸腾的。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非扑上去办了这娘们儿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虫子钻进了杨二楞的鼻子,这鼻子一痒,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哈啾!”杨二楞急忙抚住嘴巴,脑子一片混乱!

李尚香可不是好惹的,发飙的时候能要人命!她家男人更不好惹,要是给杨雷虎知道了,非扒了他杨二楞的皮不可!

“嘿呀!好你个小瘪犊子,竟然敢偷瞧!”李尚香先是一楞,待看清李二楞之后就气势汹汹地走向他。李尚香完全没把杨二楞放进眼里。这小瘪犊子连毛都没长齐呢,完全就是个小娃儿。

“那个,不是!……”杨二楞一阵无语。

“不是啥?二楞子,竟然偷偷躲这儿,想找死哇!”李尚香双手掐腰,瞪着大眼睛怒视着杨二楞!

她这是又气又怒的。杨二楞可是杨家坪出了名的倒霉蛋,给他瞧了,肯定晦气!

不过,她不发怒还好,这一发作,胸脯上的大海碗就随着她喘气上下乱颠!瞧得杨二楞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

“尚香姐,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杨二楞咽着口水,眼睛一转就计上心来,“啥叫偷瞧你,明明是我先来的好吧!”

李尚香张大了嘴巴却骂不出来。因为杨二楞说的没错,是他先到的。而她李尚香是自己主动脱了给人家看!这让她气得不行,因为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她紧咬银牙,趟着水又向前几步,非得好好教训这个不长眼的二楞子不可!

“我说偷看,就是偷看!还敢跟姑奶奶犟嘴!”

杨二楞有些紧张,但心里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这么近距离瞧女人,还是个光着的,到时候要是发生点啥,总不能说他耍流氓吧?与其面对着被翻烂了的图册,还不如仔细瞧瞧真实的女人!

“哟,你这小崽子的胆儿还蛮肥!”看见杨二楞的眼神,李尚香的火更大了。在这个杨家坪,还没有她对付不了的人!这次非把这个小瘪犊子收拾明白了不可!

“那个,尚香姐,你得讲道理。”杨二楞忍着心里的烈火,呲着牙对李尚香说。

“讲道理?好,姑奶奶就跟你说说道理。”李尚香一把拧住杨二楞的耳朵往外一扯,疼得杨二楞差点叫出声,“偷瞧还有理了?”

“那你说咋办?”杨二楞的目光全数落在李尚香的胸脯上。貌似耳朵上那点疼变得无足轻重似的。

“咋办?当然是赔钱了!”李尚香伸出洁净的小手。

“那个,尚香姐,你知道的,我没钱!”

杨二楞只有一间茅屋,还是他爷爷建的。这茅屋在坟地后边,住那儿晦气,就算送给李尚香,她也不敢要。

“哼!没钱,就用其他偿还。”李尚香小手微微一旋,疼得杨二楞直叫唤。出了点气之后,李尚香就上上下下打量着杨二楞,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杨二楞!

杨二楞急忙抚住身下。那双眼睛不停在眼眶里打着转儿,不知道心里在想些啥。见杨二楞贼溜溜的眼睛,李尚香更气了。

“你瞧了姑奶奶老半天,也给本姑奶奶瞧瞧你!”

既然要不到钱,就得好好折腾这小瘪犊子,先给自己出出气。

“那个,尚香姐。我可是个男人!”杨二楞抚得更紧了,“你咋能看哩?”

“不给看是吧?那我告诉雷虎去。告诉他,你偷瞧我!”李尚香这是横了心啦。无论如何都得好好折腾这小瘪犊子。

“好吧。但你可不能说我耍流氓。”杨二楞装出为难的样儿,心里却乐翻了。他等的就是这机会,说不准还得有收获呢。

“呵呵,耍流氓?就凭你?”李尚香咧咧嘴。传说这杨二楞就是个废物,尤其是身下废得不行,象根火柴似的。要不是实在好奇,她可不想沾这晦气。

呆会儿一睹真容之后,再添油加醋地往村里一传,这个小瘪犊子肯定不敢再出门了,羞也把他羞死了!

瞧着李尚香迷人的俏脸,玲珑有致的小身子,杨二楞子缓缓松开抚着的手。慢慢从水里站起来。

李尚香撇了撇嘴,正想损这小瘪犊子几句。待瞧清状况后,却楞楞地看着眼前的杨二楞,张着小嘴合不拢!这哪儿是小火柴哇!

第二章 破坏气氛

除了震惊,李尚香心里还是震惊!这还是人身上的东东吗?真特么太牛壁了!

她家爷们儿虽然也算不错了,但跟眼前这家伙一比,就差太远了!

第一次这样光着面对女人,杨二楞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幻想了这么多次,终于迈出第一步!而且他也很满意李尚香的反应,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样儿,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得意。这是他几年来研读医学典籍,然后调理身体的成果。爷爷留下来的医籍真是博大精深,他这是稍稍学点皮毛罢了!

“不错吧?”杨二楞咧了咧嘴,脸上满是笑意。刚一亮相就把见多识广的李尚香给震住了!

“不错!”

李尚香本来想损杨二楞一句,但话儿到了喉咙里却变成了肯定!实在是给杨二楞的东东给震撼住了。

“那个,尚香姐……咳咳,你想不想?”杨二楞嗓门沙哑得不行。

这娘们儿长得不错,正是他每天睡前运动的对象之一。虽然她不是最漂亮的,却是他最想对付的女人!尤其是每次受了杨雷虎的气,就想从他婆娘李尚香身上找回来!在梦里,早就想把她给爽坏了!

“想啥?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李尚香鄙夷地瞥了杨二楞一眼。这小瘪犊子满身晦气,她可不想沾上一星半点。再说了,中看的东东不一定中用。而且,雷虎吃吃药,还算中用,完全用不着冒这个险。

靠!难道煮塾的鸭子竟然要跑?难道她不想舒坦?杨二楞实在弄不明白李尚香的想法。不是说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吗?

“尚香姐,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吗?”杨二楞晃了晃身体,尽量给她瞧清楚一点。

“想啥?姑奶奶可不是随便的人。”李尚香打量着杨二楞身下,不由皱了皱眉,“不过,村里人都说你这儿象火柴梗,咋就成了黄瓜哩?”

“那是他们瞎说。”

这都怪缺德的杨大嘴。关于杨二楞大部分的糗事,都是杨大嘴添油加醋传出去的。一想起杨大嘴,杨二楞就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撕了那犊子缺德的嘴巴!

“瞎说?”

李尚香心里荡起一圈圈涟漪。瞧见这么牛壁的东东,说不动心是假的。她拼命说服自己离开。只是眼神却背叛了她的想法。

这些年,她都是半饥半饱的过着。杨雷虎吃吃药是能凑合,这是在他不乱来的前提下。她很清楚她家爷们的德行,想要他不沾花惹草,比母猪上树还难!

虽然杨二楞晦气,但他身下牛壁的样儿,实在令人嘴馋!对于一个半饥半渴的女人来说,这是很致命的诱惑。

“对!他们全是瞎说的。尚香姐,要不要试试?”杨二楞挤出一脸自认迷人的笑容。

“试试?哼,你这是想祸祸姑奶奶吗?”李尚香咂了咂嘴巴,一把揪住杨二楞身下,还微微这么一揪,疼得杨二楞直咧牙,“小瘪犊子,还嫩着哩!等毛长齐了再说吧。”

李尚香嘴里说着,心里的涟漪却荡得更厉害了。很明显,杨二楞是货真价实。只是她内心还在挣扎。她虽然算不上好女人,但还是有节操的。

从小到大,杨二楞都没有给女人碰过。虽然疼得直咧嘴,但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他心底升起,他的反应更大了。

瞧见杨二楞的变化,李尚香眼里射出两道火焰。心里的涟漪已成了惊涛骇浪!她的小手又伸了过去。

杨二楞的反应更特么大了!虽然未经人事儿,但他也明白李尚香的意思。这娘们儿的心理防线貌似崩溃了。瞧着这娘们儿红润的俏脸,杨二楞“嘿嘿”一笑,怪手伸向这娘们儿的胸脯。

这是他朝思夜想的场景,把他激动得不行。

说实话,朦朦胧胧的,但感觉好得很,全身的细胞都兴奋得不行。李尚香还娇哼了声,使杨二楞的兴奋貌似到了一个极点似的。

只是杨二楞正想好好体验的时候,苞米地里又传来声音。顿时把两人吓了一跳。李尚香逃也似的奔向大盆,急匆匆从盆里捡了件衣服套上。杨二楞倒是简便,轻轻一提裤衩就算完事儿。

“靠!杨二楞,你麻痹在这儿做啥?哼,还孤男寡女的。”

来人正是杨大嘴,那个让杨二楞恨得牙痒痒的瘪犊子!

“你这啥意思?”李尚香不干了。她的好事儿被打扰,刚才还吓了一跳,心情极不舒坦。尤其是杨大嘴这个缺德的小人,让她更不爽。这犊子喜欢编排别人的不是。

“没啥意思。”杨大嘴脸上笑得象一坨翔似的,目光来回打量李尚香,说要多畏锁就有多畏锁,“幸好是杨二楞,要是别人的话,非传出闲话不可。”

一听见杨大嘴损自己,杨二楞恨不得抽他几个大耳刮子。没等杨二楞发作,李尚香却说话了。

“谁敢传老娘闲话?真特么活腻了!”

“是没人敢传你闲话,不过,要是跟晦气的杨二楞呆一块儿就难说啦!”杨大嘴有意无意地瞥向杨二楞身下,“那地方不会晦气得连火柴都没了吧?嘿嘿,以后瞧见女人只能干瞪眼。”

“你麻痹的杨大嘴,信不信老子揍扁你?”杨二楞气得够呛,捏紧了拳头差点就揍这丫的!一直被杨大嘴编排,今天又被这么诅咒,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揍我?你特么就一晦气的小牲口!”杨大嘴脸上有些挂不住。尤其是当着李尚香的面!他一直打着李尚香的主意,要不是顾忌杨雷虎,早就下手了。

“揍你算是轻的了。就冲你这缺德的破嘴,老子还想睡你家婆娘!”压抑好几年的怒气终于瞬间就爆发出来!

杨大嘴见杨二楞呲牙咧齿要动手的样儿,立时就不敢说啥了,只能恨恨地瞪了杨二楞一眼。

“呵呵,怂了,杨大嘴?”李尚香微微一笑。她倒是乐意瞧见杨二楞揍这老犊子。

杨大嘴铁青着脸,瞥了眼杨二楞后,转身跳进河里去了。真要动手,两个他也不是杨二楞的对手。虽然他还想撑撑场面,但被胖揍的下场更惨!

“真没种!”李尚香撇了撇嘴巴,见没戏看了,不由有些失落。她目光最后落在杨二楞的裤衩上。

“还住坟场吗,二楞?”李尚香咬了咬嘴唇。

“尚香姐这是要找我吗?我可以去你家。”李二楞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想检验一下他的身体。

第三章 过大寿

估摸着她没胆子往乱葬冈跑,想要享受女人只能辛苦自己了。虽然她不是心里最理想的女人,但也能凑合了。在她身上结束初男之身也算不错,算是完成了一个梦想。

想到这儿,杨二楞心里一阵兴奋。“呵呵”笑了几声就往苞米地外钻去。这几年,他都是闭门造车。利用爷爷留下的医学典籍硬生生地改造了身体。刚刚改造成功,就碰上了李尚香。正好拿她检验下身体。

其实,爷爷给他留下的是一册看不懂的图册,连解说都没有。他也是瞎练的,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一道白光刺入脑门,莫名其妙就瞧懂了。改造身体是第一步。接下来,得利用图册发家致富。

杨二楞捏着身下回味着碰李尚香胸脯的感觉,不停幻想着睡李尚香的情形。要是这玩意儿弄着李尚香不知道有多舒坦?一想到李尚香细腻的小身子,杨二楞就是一阵激动!

唉!要是杨大嘴不捣蛋就好了,就算弄不了李尚香,也可以好好感觉下她的胸脯,刚才那一下,还没来得及感受!

“哟,这不是二楞吗,啥事儿这么高兴?”村长杨来根叼着根烟有些怪异地打量着杨二楞,“不会吃了蜜蜂翔了吧?”

“来根叔好。”杨二楞挤出点笑容,他可不敢轻易得罪村长。

杨来根皱了皱眉,轻蔑地扫了杨二楞一眼。“那个,过两天就是你婶子四十岁大寿,记得过来喝酒哈。”

四十大寿?只听说过办五十大寿的!不过,杨二楞也明白,这是村长敛钱的手段。其实就是他家闺女杨淑芬考上了栏山市大学,这些钱都是供她上学用的。

杨家坪实在太穷,就算杨来根是村长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所以,杨来根想尽一切办法使劲儿捞钱。

回到家,杨二楞又取出图册认识研读起来。不时扯开裤衩看看身下,估摸着对付李尚香没问题,这才志得意满地继续看图册。

这图册看似简单,只有简单的穴位,还有几幅图。但在杨二楞看来,却是艰深。看了好几年,才算学了点皮毛。就不知道效果咋样?得找机会检验检验。

第二天一大早杨二楞就往李尚香家走去。让人扫兴的是杨雷虎一直在家,杨二楞找不到动手的机会。而且李尚香也没了昨天的热乎劲儿。估摸着给杨雷虎喂饱了,暂时用不着杨二楞。

瞧见杨二楞,李尚香还埋汰了好几句。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去。

“得!尚香姐,我走还不行吗?不过,我瞧雷虎哥脸色不太好,尽快瞧医生去吧。不然就麻烦了!”杨二楞意犹未尽地瞥了眼李尚香的胸脯。本来计划着好好体验昨天那感觉的。没想到计划有变。

“呵呵,雷虎脸色不好?骗谁呀,刚才还龙精虎猛着哩!”李尚香一脸不屑地撇了撇嘴,“倒是你这晦气的小瘪犊子要注意身体。”

“不相信就算了!”杨二楞微微皱了下眉,“而且尚香姐的身体……”

“我咋了?”李尚香随手捞起一扫把,“再不滚,姑奶奶就这个伺侯!”

杨二楞幽幽叹了口气,扬长而去。他倒没有吓唬李尚香的意思。昨天就瞅着不对劲了。刚才再定眼一瞧,还真瞧出不对劲儿。杨雷虎看起来健壮,但脸色青黑中隐隐有些苍白的意思。这肯定是服用了太多情药的缘故。身体虚得不行,或许昨晚为了满足李尚香又加大了药量。他这身体肯定扛不下去了,这几天必然出状况!

而李尚香的问题也不轻,要是不及时治疗也可能危及生命。只是杨二楞还没有行医经验,更没有行医证。既然李尚香不信他,只能离开了。

他没回家,上山打了几只野味到镇上卖了,他得弄点随礼的钱。明天就是杨来根家婆娘的四十大寿。没有几百块就过不了关。

只是晚上天热难以入睡。杨二楞只得使唤五姑娘做睡前运动。心里想的全是昨天李尚香下河的情形。尤其是碰着胸脯那天一下,真特么令人回味儿!麻痹的,要是落进他手里,非得好好伺侯不可!杨二楞恨恨地想道。

还有那个该死的杨大嘴,要不是他,或许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天一亮,杨二楞就爬起床往村长家走去。他家做大寿,应该请了不少人。在那儿帮帮手,就能混个早餐吃。

前面的五层小阳楼就是杨来根家。这是全村标志性建筑。除了村长家的小阳楼之外,都是低矮的平房。杨家坪实在太穷了,要不是杨来根能捞油水,他家也好不到哪儿去。

“哟,二楞来了。”远远的就瞧见村长家的婆娘田桂花笑眯了眼。她这是双喜临门。女儿考上了大学,儿子也在镇里找了份好工作。

“早呀,桂花婶子。”杨二楞的目光在田桂花身上走了圈。

这老娘们儿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模样还蛮俏的。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儿。

“早早。”田桂花有些不屑地瞥了眼杨二楞,“还没吃早饭吧,快进去吃点再干活儿。”

她心里很明白这杨二楞就是混早饭的。不过,这犊子还算勤快,随的礼也不算寒酸。将就着能过眼吧。

或许是为了省钱吧,早饭很简单,只有稀饭与干菜。杨二楞匆匆喝了几碗稀饭就开始干活了。他的目光不时飘过三楼的小阳台。村长家的闺女杨淑芬就住那儿。

这杨淑芬才是杨二楞真正的梦中情人。人长得甜,横样更是不错。那小身子令人朝思暮想的。

“看啥呢,色柸!”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骄哼。

杨二楞一回头就发现了杨淑芬。杨二楞的目光在她身上打了个转儿,然后落在她屁股上。这是她最沟人的地方。杨二楞每次见了都想碰一碰。“早呀,淑芬。”

“哼!你又到我家混早饭。”杨淑芬小脸上满是厌恶的神情。因为眼前这犊子总是色眯眯瞧她,还莫过她屁股!要不是难以启齿,早就告诉村长老爸了。

“你这是咋说话呢,淑芬。我这是给你家帮忙不是?”杨二楞“嘿嘿”地笑了几声,他那目光更放肆了。

瞧见杨二楞的样儿,杨淑芬恨得牙痒的。重重“哼”了声,转身进房去了。

杨二楞欣赏地瞧着杨淑芬的小屁股,直到她进门去了才收回目光。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才算忙完了。杨二楞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早上那几碗粥哪能扛饿。不过,他现在还不能吃寿宴。得随了礼之后才能入席。

吃完饭之后,再找个时间会会李尚香。这两天都在想着这娘们儿光着身子的情形。这娘们儿的浴望大,说不定呆会儿就能找到机会呢!

第四章 杠上老犊子

门外已经热闹一片,随礼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人。村里的会计正在写着礼,会计身后有个专门喝礼的。客人随了多少,他就唱出来。

这就杜绝了随礼少的问题。要是礼随少了,自己没面子,还会遭人白眼。重要的是,还会遭报复。杨家坪的村长都是从杨来根他们几家里选出的。这些年来,从来没出过意外。整个杨家坪的人都不敢得罪这几家人。村霸杨雷虎就是杨来根的堂侄,整个村子都是他们话事儿。

杨大嘴捏着手里的钱,笑眯了眼。除了村干部,就数他随的多。一是为了面子,二是为了拿下村里的卫生室。卫生室的曹老头要退休了,卫生室可是个赚钱的宝地。

“杨大嘴五百!”喝礼的人高声唱着。

村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这杨大嘴不会是疯了吧?村干部也就包个三百的,他偏偏要包五百。这是钱多烧的吗?

看着村人的目光,杨大嘴有些沾沾自喜。毕竟随了这么多钱,为的就是出个风头。不过,他还有些不满意。尤其是瞧见杨二楞之后,他新仇旧恨就浮现心头!得踩踩这个小瘪犊子,既可以显摆又可以打击报复。

“哟。这不是二楞子吗?咋了,见着叔也不叫一声?”杨大嘴趾高气扬地看着杨二楞。这儿人多,他也不怕杨二楞动粗。

杨二楞瞥了他一眼,哼了声没搭理。肚子饿得不行,哪有气力打嘴泡?

见杨二楞不搭理自己,杨大嘴脸上有些挂不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被一个后生,还是一个晦气的后生无视了!杨大嘴是个极要面子的人,见杨二楞下他面子,就沉着脸夹枪带棒的埋汰了好一顿。

“咋了,杨二楞子!刚从坟头爬起来吧,晦气得连人话都听不见了?你那下面的玩意儿掉了吧?嘿嘿,火柴棒似的东东,掉了也就掉了,啧啧啧!”

“掉你麻痹的!”杨二楞怒极反笑,“要不然,叫你家婆娘试试?”

杨二楞这是又气又怒的。他已经受够了杨大嘴的气,要不是这儿人多。非好好收拾这老犊子不可。虽然村里人不喜欢杨大嘴,但更不喜欢他。要是打起来,他们肯定会拉偏架。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想睡我家婆娘?”杨大嘴貌似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就你那火柴,绑了黄瓜也没用!哈哈哈,真特么的笑死人了。”

“哈哈哈!”村人一阵大笑。就不知道他们笑杨大嘴,还是笑话杨二楞了。

“杨二楞,你今天准备随多少钱?嘿嘿,连早饭都在村长家吃的吧?撑死了也只能随二十五十的。啧啧啧,二十块钱吃一顿好饭,真是精打细算哈。”

村人笑声一停,杨大嘴就继续数落着杨二楞。这是杨二楞第二次说要睡他家婆娘,今天不把杨二楞踩到地上,就不罢休。

“这么说,你随了不少?”杨二楞皱了皱眉,本来不想杠上的。但现在看来,不好好收拾这老犊子一顿,就过不了这一关。

“五百!咋样?是你十倍还是二十倍?”杨大嘴眉开眼笑地看着杨二楞。

“五百?才这么点,还好意思显摆?”杨二楞嘴角扬起一丝不屑。

其实五百块不少了,不过,为了给杨淑芬上大学。杨二楞可是下了本钱。昨天打了好几只野味,硬是凑足了一千块钱。

“才这么点?你还好意思埋汰我?呵呵,就怕你连五十都拿不出!”杨大嘴一脸愤怒地看着杨二楞。这次非把他收拾明白了不可。

“要是我超过五十块呢?”杨二楞挑衅地看着杨大嘴。

“怼他,大嘴。”有人起了哄,“这犊子没田没地的,哪有钱?”

杨二楞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杨大嘴。杨大嘴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但听见后面的声音,内心也就坚定了。

“呵呵。凑齐五十块就了不得了?叔可是随了五百块的主!”

“随五百块就了不得?”杨二楞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的意味儿。

“你也能随五百?开啥玩笑,就算你卖了那间破茅屋也凑不了这个数。”杨大嘴咧了咧嘴。他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要是我也能随五百呢?”杨二楞这是要将杨大嘴的军。要是杨大嘴不敢应战,以后都不能拿捏他杨二楞了。要是应了战,正好让他丢脸,让他知道五百块真的没啥。

“五百?你要是也能随五百。你说啥便是啥。”

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杨大嘴不得不应战,他不能丢了这个脸。同时,他很清楚杨二楞的家底,也清楚他的身体。就他那间破茅屋,说啥也凑不了五百块。就算送娘们儿给他这种火柴梗,这犊子也弄不了。绑个黄瓜还差不多。

“那我要睡你家婆娘呢?”杨二楞咧了咧嘴,看向众人,“各位叔叔伯伯,兄弟姐妹做个证哈,要是我随礼的钱比杨大嘴多,他就给我睡他家婆娘!”

“哼!想睡我家婆娘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不绑黄瓜!”杨大嘴咬牙切齿地看着杨二楞。

杨二楞“嘿嘿”一笑,亮出红包递向写礼的人。众人的目光看过去。

“杨二楞随了七百,八百,九百,不,一千块!”唱礼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票子。这一千块对于城里人来说不算啥,但对于杨家坪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咋样,大嘴,给我睡你家婆娘吧?”杨二楞笑盈盈地看向杨大嘴。

杨大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实在弄不明白这一千块钱咋变出来的?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杨大嘴反应过来之后,恨恨地瞪了杨二楞一眼,转身走进院子里入席去了。

“二楞,你真要随这一千块?”写礼的会计捏着手里的钱,抬头打量着杨二楞。

“写吧,柱子叔。”杨二楞点了点头,一脸轻松地走进院子里入席去了。

院子里已经热闹开了。到处都坐满了人。转了一圈,杨二楞悲哀地发现,只有杨大嘴身边有个位置!

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漫画部落联盟

公众号输入框点击《小说专区》-在首页右上角点击放大镜输入“乡间小神医”即可阅读全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