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一个初出校园的大好青年,一个古灵精怪的混血少女,再加上一个肾上腺切除,混吃等死的老记者,开着一辆五菱宏光,这就是罪恶调查目前的全部阵容。老记者带领男女二人,组成新闻调查小组,运用智慧和科技揭开一个个悬疑事件。

小说试读

第1章 青年的奋斗

这是个老旧的居民小区,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江东造船厂工人新村,房间逼仄狭小,爬满藤蔓的墙外就是马路,清晨五点的城市尚在沉睡之中,一夜未眠的卢振宇依然坐在电脑前奋战着,他花了三个昼夜,终于将策划方案赶了出来。

半个月前,卢振宇面试成功,进入知名企业元朗广告公司企划部做实习生,这份工作对他相当重要,距离出任霸道总裁迎娶白富美的人生目标又迈进了一步,点了邮件的发送键,卢振宇长吁一口气,将面前堆积的可乐罐和烟蒂统统扫进垃圾桶,出门上了顶楼天台,对着外面似雾似霾的白茫茫一片振臂高呼:“努力!奋斗!”

九点差五分,卢振宇骑着共享单车出现在市中心的泛亚广场楼下,补了一个回笼觉的他精神充沛,红光满面,准点走进元朗广告公司大门,前台徐晓慧冲他嫣然一笑,将一袋早点塞了过来,小声叮嘱:“在茶水间吃,别让领导看到。”

九点十分,会议室门口,企划部的部长陈智睿和卢振宇不期而遇,他勾勾手,将卢振宇叫到僻静的地方说:“邮件我看过了,距离客户要求还有些差距,但已经很不错了,加油干。”

卢振宇充满感激地说谢谢部长,他明白这是陈智睿在提醒自己,别以为表现出sè就得意忘形,大企业里的派系斗争很激烈,他想要从实习生转为正式员工,少不了陈部长的支持。

九点十五,会议室里噤若寒蝉,卢振宇悄声问坐在旁边的同事:“怎么回事?”

同事将食指竖在嘴唇上嘘了一下:“首席要来。”

卢振宇也紧张起来,一颗心砰砰乱跳,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叫薇薇安,据说是留美硕士出身,参与过耐克的新商标设计,在香港开过私人设计工作室,要不是和公司的索总是老交情,根本不会出现在近江,虽然她是首席设计师,但拥有仅次于老总的巨大权力,换句话说,她可以决定会议室里每一个人的前途。

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首席设计师薇薇安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一双颀长到惊人的大长腿加上高跟鞋,她的海拔比在座的所有人都高,面容美是美,但是一点亲和感都没有,反而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般高冷。

一堆设计稿摔在会议桌上,薇薇安双手扶着桌子低吼道:“这就是你们打算交给甲方的东西么!你们就这个水平么!一群卢瑟!”形象如同一只发怒的母兽。

卢振宇心里一颤,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就叫卢瑟,卢振宇这个名字是自己改的,虽然薇薇安不是针对他个人,但感觉就是在呵斥自己,他有些不服气,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方案足以满足甲方苛刻的要求。

薇薇安继续发飙:“我想你们知道这个合同的重要性,从现在开始。”她看了看纤细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我和你们一起工作,一直到做出甲方满意的方案,谁的贡献大,谁就是企划部的新部长。”

陈智睿低头做笔记,不动声sè,身为企划部的一把手当然有几把刷子,不是谁都能取代的。

中午十二点,没人提吃饭的事儿,设计师们激情澎湃,争相在薇薇安面前显摆自己的创意,卢振宇倒是想提一嘴自己的方案,但是根本凑不上去,他也不在乎,是玫瑰花总会绽放, 这是歌德的名言。

下午五点半,大家饥肠辘辘,薇薇安却依然不知疲倦,还是在索总的提醒下才放大家稍事休息,上个洗手间,抽支烟缓缓。

陈智睿没有去抽烟,而是耐心的等在洗手间附近,等薇薇安出来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遇上,从怀里掏出一份设计稿奉上:“首席,您看一下这个。”

薇薇安扫了一下,眼睛亮了:“你刚才怎么不拿出来?”

“我怕局限了大家的思路。”陈智睿拘谨的笑道。

“十分钟后开会。”薇薇安说,“我需要详细的看一下你这个方案,对了,叫外卖吧,我请大家吃饭。”

“OK。”陈智睿响亮的答道,转身去了,走出几步偷眼回望,薇薇安正站在落地窗前凝神看着方案,他不禁窃喜。

陈智睿在烟雾缭绕的楼梯间找到了卢振宇:“小卢,打电话叫外卖,首席请咱们吃大餐。”

众人一阵聒噪,叫嚷着要吃龙虾鲍鱼和牛什么的,打算痛宰薇薇安一刀。

“叫海底捞吧,方便,服务也好。”陈智睿说,“听说首席喜欢吃火锅。”

卢振宇领命而去,刚走出楼梯间,陈智睿一边打电话一边跟了出来,叫住卢振宇:“小卢你等等。”

“不吃海底捞了?”卢振宇停下。

“回头我让前台叫外卖,现在你到印刷厂去处理个急事……”

卢振宇迅速赶往二十公里外的印刷厂,办完了陈部长交代的事情,打车赶了回来,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已经傍晚七点半,桌上没有火锅和羊肉,只有一台台苹果本儿,大家大眼瞪小眼,饿的脸sè发绿。

“我让你叫的外卖呢?” 陈智睿劈头一句把卢振宇问懵了。

“你不是说让前台叫了么?”卢振宇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你给徐晓慧说了么?”陈智睿似乎忘记了两小时前的对话,卢振宇感觉不妙,正想辩解,就听到啪的一声,薇薇安怒容满面,拍案而起。

陈智睿急忙解释:“首席,小卢是咱们企划部的实习生,很有才华,就是有时候事情多了脑子就乱。”

“你刚才让我去印刷厂办事,说会交代前台叫外卖。”卢振宇觉得一股热血往头上涌,他被陈智睿算计了,先在大庭广众之下吩咐自己叫外卖,然后在没人见证的时候取消上一个命令,把这个黑锅丢给自己,他何苦来哉对付自己一个实习生!难道怕自己抢他的饭碗不成。

薇薇安脸上的冰霜更重了,说:“叫前台进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徐晓慧走进会议室,被冷嗖嗖的气氛吓了一跳。

“你被辞退了,去财务部核算一下工资,明天不用来了。”薇薇安说道。

徐晓慧懵了,无助的眼神看向大家,没人帮她说话,除了陈智睿。

“首席,责任在我,是您把工作安排给我,我没有落实到位,要处分就处分我吧。”陈智睿假仁假义的声音是如此的刺耳。

“首席,这件事不怪徐晓慧,是……是我疏忽了。”卢振宇深吸一口气,将责任揽了过来,虽然他现在最想做的是一拳打在陈智睿的脸上,但他明白不能意气用事,这个局做的几乎天衣无缝,他只能认栽,既不能让无辜的徐晓慧受牵连,也不能危及到自己,那么目前他只能寄希望于眼前这位首席设计师薇薇安,能够大发善心,放自己一马。

说到底,不就是忘记叫外卖么。

“实习生是吧。” 薇薇安看也不看卢振宇,冷冷对陈智睿说:“让他走,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卢振宇没料到薇薇安如此不近人情,还想争辩,对方已经离席起身,在设计师们的众星捧月下走了,冰冷的话语飘了过来:“现在的大学生眼高手低,觉得叫外卖委屈了他们,以后你们挑人的时候注意点。”下面一片附和之声。

一群人离开了会议室,只剩下卢振宇和徐晓慧,投影仪的幕布上放着甲方认可的设计方案,正是卢振宇的设计稿,但是署名却写着陈智睿三个字。

这下卢振宇全明白了。

公司其他人都下班了,卢振宇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在徐晓慧的陪伴下走出公司大门,路灯拉长了他俩的身影,萧瑟无比。

似乎应该请徐晓慧吃个饭,毕竟共患难过。卢振宇暗想。

“小卢,我知道你是被陷害的,陈部长不是好人。”徐晓慧说,忽然看看远处,“我男朋友来接我了,再见啊,咱们保持联系。”

“再联系。”卢振宇摆摆手,目送徐晓慧上了男朋友的汽车,觉得心里直冒酸水,或许是饿的吧,他走了好远才捡到一辆共享单车,消失在夜幕中。

深夜,卢振宇出现在沿江大道酒吧一条街上,胸前佩戴着代驾的LED牌子,这是卢振宇的第二职业,大学四年的学费都来自于勤工俭学,相对于家教,他更喜欢代驾,因为可以开各式各样的车,见各种各样的人。

淮江畔霓虹闪烁,纸醉金迷,卢振宇称它为欲望之街,在这条街上他目睹过醉驾的法拉利撞成废铁,见证过上百人的群殴,但见的最多的还是喝醉了的红尘男女,丑态百出,真情毕现。

“努力!奋斗!”卢振宇望着江对岸的夜sè阑珊挥动手臂给自己鼓劲,今天受到的挫折有点大,但打不垮一个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人,他马上面临毕业,想留在近江就必须找到一份工作。

忽然手机嘀嘀作响,业务来了,卢振宇迅速赶到某酒吧门口,一个醉醺醺的阔少将钥匙抛给他:“把我车开出来,黑sè凯雷德。”

凯雷德是凯迪拉克的全尺寸SUV,庞然巨躯坐起来舒适无比,驾驭起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尤其在寸土寸金的闹市区,卢振宇好不容易把车开出来,就看到阔少的另外两个朋友架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等在那儿。

在欲望之街上,这种行为叫做“捡尸”,卢振宇见惯不惊,但今夜这个被捡走的“尸”有一双让人见一次就难以忘怀的大长腿,所以即便她换了衣服摘了眼镜,卢振宇也能认出她正是几个小时前刚炒了自己鱿鱼的元朗广告公司首席设计师薇薇安。

第2章 捡尸

卢振宇大为诧异,心说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首席设计师。本来薇薇安在他心里还是有些份量的,即便是在对方炒自己鱿鱼的时候。

有些人的脾气和本事成正比,一身灰黑sè性冷淡风格打扮的薇薇安就给人这种感觉,个性极强,赏罚分明,眼里不揉沙子,私生活方面属于禁欲系,或者干脆是个拉拉,总之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无性别人,这才是她的正确人设。

而出没于欲望之街的这些烂醉女人,基本上都是私生活比较开放混乱的荡妇淫娃,每到午夜,一间间夜店门口,尽是当街呕吐、激吻、狂叫,各种失态的男女,卢振宇见的太多了,他想不通,薇薇安这样看起来理智禁欲中性的人怎么会跑到这儿任由心怀叵测的男人把自己灌醉捡走。

一个巴掌拍不响,或许人家就喜欢多P呢,关我屁事。卢振宇点了一下油门,凯雷德贴了上去,他现在是一名代驾司机,而不是被辞退的元朗广告实习生,薇薇安是拉拉是中性人还是荡妇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车门打开,一个女式手袋先扔进来,两人正要把薇薇安往里抬,阔少说放后面吧,于是又打开后备箱门,将第三排座椅放倒,形成一片平整宽敞的区域,把烂醉的薇薇安像货物一样丢了进去,然后盖上尾门,各自上车,浓烈的酒气充斥着车厢。

“开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阔少吩咐道,他是凯雷德的主人,年岁不大,和卢振宇是同龄人,但一百五十万的豪车和满身的名牌都显示他早已进入成功人士行列。

“臭婊子卖味儿,敢他妈不搭理我……”

“这种看起来高冷的娘们,其实骚得很……”

“可不,光这双腿就能玩一年……”

“去凯宾斯基还是四季?”

“都不去,直接去江边车震。”

“震你妈逼,药下那么多,醉成死鱼了,待会吐我一车,拖下去打野炮。”

阔少们的对话让卢振宇恍然大悟,原来薇薇安是被下药迷晕的,这三个家伙已经不能称之为阔少了,应该叫他们恶少才对。

想到薇薇安即将面临的危险,卢振宇先前那点怨恨全都烟消云散了,而在一个小时前,他还在不停地幻想着成为商界巨子,作为甲方折磨羞辱薇薇安,现在却考虑起英雄救美,获取首席设计师的青睐信任,开除陈智睿,晋升设计部长的计划了。

但狼口夺食相当不易,这三个恶少从小营养充足,都长了一米八以上的冰球运动员式的体型,壮硕有力,硬拼不是对手,只能智取。

凯雷德在空荡荡的公路上疾驰着,路上没有查酒驾的交警,也没有巡逻的特警,连其他社会车辆都没有,智取哪有那么容易。怎么办?怎么办?卢振宇焦灼万分,平时挺灵活的脑子这会儿像是锈死了一样。

时间一秒秒过去,恶少指定的地点到了,汽车下了江堤,在黑漆漆的江滩野草丛中停下。

“你打个车回去吧,别他妈乱说,知道不。”恶少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准备下车,他的两个同伙已经下了车,打开尾箱门往下拖薇薇安了,再过几分钟,薇薇安就会被他们剥光肆意蹂躏,然后丢在旷野中了。

卢振宇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他一咬牙,双手猛推恶少后背,将他推出汽车,摔了个狗啃屎,同时脚下猛踩油门,凯雷德轰鸣着窜了出去,后轮掀起的杂草烂泥糊了两个家伙满脸,三人拔腿就追,可是怎么可能追得上汽车。

三个恶少的身影在后视镜中渐渐消失,卢振宇握着方向盘的手还在颤抖,他来不及多想,直奔市区而去,忽然手机响了,不用问是恶少打来的,响了足足三分钟,卢振宇按下接听键,同时打开免提。

“操你妈的,不要命了是吧,限你五分钟内开回来,不然我弄死你信不信!”恶少气急败坏的声音冲击着耳膜。

“想要车,到公安局来吧,你们这帮垃圾!”卢振宇咬牙切齿挂了电话,关机,猛踩油门。

……

江东师范大学新城校区外,卢振宇背着烂醉如泥的薇薇安走进了一家小旅馆,老板是个肥胖秃顶的中年人,看看深夜登门的两位客人,耸耸鼻翼,闻到了刺鼻的酒气,顿时会意的笑了:“同学,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剩一间空房了,给你优惠价,以后常来。”

卢振宇先将薇薇安安置在房间的床上,然后去办了入住登记,他没带现金,打开手机扫码支付时,看到一大堆恶少打来的未接电话,理也不理,继续关机。

回到房间,望着昏睡不醒的薇薇安,卢振宇渐渐从高度紧张和兴奋中平静下来,开始梳理自己在今夜这件事上处理的正确与否。

首先他绝不后悔拔刀相助,即使是仇人落难,他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开走凯雷德,招惹了三个恶少,他并不害怕,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而且他救的是薇薇安,元朗广告的首席设计师,那也是大有来头的角sè。

十分钟前,他把凯雷德停在母校附近的地下停车场,这样即便车里有GPS装置也会失效,至少坏蛋们不会立刻追过来,江东师大新城校区属于城乡结合部,外来人口密集,地形复杂,是藏身的最佳场所。

卢振宇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过薇薇安,在元朗广告的员工心目中,首席设计师就是个符号化的人,两条长腿加一个黑框眼镜,没有性别,不近人情,从来都是冷冰冰的面目。

可现在,这卢振宇惊讶的发现,拿掉黑框眼镜的薇薇安竟然长着长长的睫毛,精巧高挺的鼻子,和线条柔美的嘴唇,看起来一点也不凶,反而有些娇柔的错觉。

卢振宇静静地欣赏着,时间仿佛凝滞,他在幻想,当薇薇安得知真相后的种种可能性,搞不好自己的人生从此步入了快车道……

突然薇薇安喉咙里发出“呕” 的声音,卢振宇来不及反应,酸水劈头盖脸而来,淋了他一身,薇薇安自己身上也遍布呕吐物,房间里弥漫着酸臭难闻的气息。

“你醒醒!看看你干的好事!”卢振宇怒火万丈,这身G2000西装可是他省吃俭用好久才攒够钱买的,这下算是完了。

薇薇安吐完,眼睛都不睁,咂咂嘴继续睡了。

“酒鬼!邋遢鬼!男人婆!竹竿子!”卢振宇慷慨陈词着,“你这个糊涂蛋,被人骗了都不知道,那根本不是陈智睿的方案,是我的,我的!这个yīn险的小人利用了你的愚蠢和暴虐,设个了简单的套你就钻进去了,开除了我不要紧,公司损失的可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他说的口干舌燥,薇薇安呼呼大睡,愣了半晌,卢振宇把自己的西装上衣脱了下来,又把薇薇安的外衣剥了下来,统统拿到洗手间用淋浴头冲洗,又拿了拖把将地上的污物处理干净。

忙完这些,他实在熬不住疲惫劲,和薇薇安并排躺在床上,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卢振宇习惯早起,六点钟就醒来了,肚里一阵混响,顿感饥肠辘辘,他觉得当薇薇安醒来的时候看到早餐摆在面前肯定会更加感动,于是出去买早点,他刚出门没多久,薇薇安就醒了。

薇薇安头疼欲裂,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拿眼镜,却摸了个空,睁眼四下张望,自己居然身处劣等小旅馆的大床上,再摸身上,虽然还穿着内衣,但显然是被人侵犯过了,床的另一侧有人睡过的痕迹,可她完全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

镇定了半分钟情绪,薇薇安起身查看房间,她的包不见了,那里有她的手机和钱包、钥匙,丢了可是大麻烦。洗手间里挂着自己湿漉漉的外衣外裤,还有一件毫无品味的廉价男式西装上衣。

薇薇安觉得心里一阵愤怒和恶心,有种被狗日了的感觉,她迅速穿上湿衣服,开门下楼,走出小旅馆,外面是清晨的新城区街道,她拦住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借了他的手机打给索总。

索总是薇薇安的闺蜜,元朗广告的总裁,她非常镇定,告诉薇薇安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自己马上就到。

十分钟后,索总的玛莎拉蒂赶到了江东师大东门外,薇薇安钻进车里,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她看到车里还有一个女人,欲言又止。

“自己姐妹,省公安厅的李晗。”索总介绍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可能被人侵犯了,包也被偷了。”薇薇安说,将她掌握的情况简单叙述了一下。

“犯罪分子可能还没离开,交给我办就好,索索,你先送薇薇安去医院检查。”李晗是个精干的女警察,她下了车就给辖区派出所打电话,正巧她的警校同学在这儿当所长,方便的很。

为了避免薇薇安受到二次刺激,索总先带她离开,李晗则带领警察们在前往小旅馆调查。

大学附近的早点铺生意兴隆,卢振宇排了很久才买到两份包子豆浆,一溜小跑回小旅馆, 远远就看到两辆警车停在门口,二楼自己所在的客房内,也有人探头探脑。

卢振宇明白坏事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

第3章 英雄救美反蒙冤

李晗是江东警官学院的高材生,学的是刑事侦查专业,可惜的是毕业后没如愿以偿当上女刑警,而是进了省厅政治部宣传处干文职工作,一身擒龙伏虎的本领无用武之处,时间也相对充裕,所以索总一说有事,她立刻赶来凑热闹。

这是一间大学附近标准的炮房,是大学生们寻欢作乐的鸳鸯窝,房间内有矿泉水泡面wifi,有安全套精油洗液,一米八宽大床,天花板上还镶着一面心形的镜子,空气中依稀还有一丝呕吐物的酸臭气。

“你们都别动,放着我来。”李晗对派出所那几个警察说,他们乐得在门外抽烟,把现场留给厅里的女警官练手。

李晗仔细观察,没有打斗痕迹,床单上也没有精斑体液血迹,唯一的线索是洗手间里挂着的西装外套,她伸手摸了摸,找到几张名片,印着元朗广告设计师卢振宇的名字。

熟人作案,一目了然,这案子没难度,李晗觉得有些失望,正要打电话给索总,一个警察在门口报告道:“查过了,登记人姓名叫卢瑟,没有前科,师大的学生。”

名字不相符,这很正常,谁会喜欢被人称作卢瑟呢,李晗打通了索总的电话:“索索,嫌疑人身份查到了,叫卢振宇,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妥善处理。”

打完电话,李晗让同事去查小旅馆的特许行业许可证,顺便调取昨夜的监控录像,这个房间也要暂时封起来,床单什么的还得化验才行,正要离开,忽然她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正对着大床的一个不起眼的三孔插座面板。

“很可疑。”李晗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

……

玛莎拉蒂车内,薇薇安眼神呆滞,一言不发,索总有些担心,拿出手机给朋友发微信,咨询哪儿有好的心理医生。

忽然电话铃响了,是李晗打来的,说嫌疑人叫卢振宇,是元朗的员工。

“李晗啊,一定要注意保护我们薇薇安的隐私,你懂得,抓坏人的事儿就拜托你了。”

挂了电话,索总搜肠刮肚,认真措辞,终于开口:“薇薇安,你不要想太多,人没事就好,善后工作我来做,对了,坏人的身份查到了,竟然是卢振宇这小子干的。”

薇薇安露出疑惑的神情,她没听过这个名字。

“是公司企划部的实习生,昨天被你开掉的那个。”索总并不意外,薇薇安高高在上,从不和群众打成一片,哪怕把人家开除了,也不知道人家的姓名,这很正常。

“昨天开掉的实习生?因为忘记叫外卖的那个小子?”薇薇安陷入更深的思索,“我怎么会和他搞在一起,我完全不记得了。”

“那么你记得什么,我帮你梳理一下。”

“昨天我们的方案终于获得甲方认可,我带领大家去吃海底捞,之后我一个人去了酒吧……”薇薇安按住太阳穴,痛苦的摇头,“之后的事情就想不起来了,但是我可以确定,没遇到卢什么宇。”

“会查清楚的。”索总安慰她。

来到索总的私人诊所,医生帮薇薇安做了全面检查,确定之前没有受到性侵,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是被脱得只剩内衣,被猥亵在所难免,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去。

“验血验尿的结果下午才能出来,你们先休息一下。”医生说。

……

中午时分,卢振宇躲在学校附近的沙县小吃店里,分析着自己面临的危局,

这事儿干的意气用事了,卢振宇开始后悔,他不敢打开手机,怕被警方定位,可是又怕耽误了其他事情,思量再三,还是小心翼翼的开机,没有未接电话,微信倒是好几条,最关键的有两条,一合租的室友发来的,说警察到住处来过,把卢振宇的电脑,牙刷毛巾给拿走了,二是徐晓慧发来的,说今天索总和首席都没出现,听说首席出事了。

手机还剩下极少电量,他看完留言就关机了。

卢振宇冷静分析,应该是薇薇安醒来之后报警了,那些警察到小旅馆抓捕自己未果,查到了自己的住处,上门搜捕,拿走牙刷毛巾大概是想提取自己的DNA作为“强奸”的证据,可是自己对薇薇安秋毫无犯啊。

但他再一想,现在自己完全无法自证清白,恶少们给薇薇安下了药带到江滩意图不轨,半路被自己截胡,还把一辆昂贵的凯雷德开走了,扛着烂醉的薇薇安在大床上睡了一夜,他自认为是英雄救美,但在警察眼里,他就是妥妥的偷车贼加流氓犯。

卢振宇绞尽脑汁,寻找对自己有力的证据,那几个恶少在车里污言秽语的对话就是最好的证据,可惜当时没录下来,对了!车里不是有行车记录仪么,这东西不但能录下车前的情况,还能录取车内的音频。

他急忙赶往地下停车场,找到了那辆停在角落里的凯雷德,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车钥匙就放在踏板上,拿起来开车门,爬进去摆弄着行车记录仪,先调出前几段视频回放,果然听到了那几段龌龊的对话,他想把存储卡抠出来,可是没有专用工具取不出来,急得他满头大汗,忽略了周边的动静。

当他发现恶少等人已经来到附近的时候已经晚了,此时开门逃跑只有死路一条,卢振宇灵机一动,翻到了凯雷德的最后一排。

……

陆傲天很恼火,昨晚偷鸡不成蚀把米,没玩到大长腿,还让人把车开跑了,他当场撂下狠话,不弄死那小子,以后就不出来混了。

陆家的生意做得很大,陆傲天的爸爸叫陆刚,生意做得很大,还是省政协委员,在社会上是有头有脸的角sè,基本没有摆不平的事儿,所以陆傲天有一句话时常挂在嘴上“我弄死你信不信”,这可不是胡吹,实际上他十五岁的时候就打死过人,家里花钱给他摆平了,顺带着还办了一份间歇性精神病的鉴定报告,更是他有恃无恐的护身符。

凯雷德丢不丢无所谓,不就是一百五十万的事儿么,但是傲天哥的面子丢了是大事,他根本没报警,也没告诉父亲,这点小事自己就搞定了。

经常跟陆傲天混的两个小弟分别叫宋铮、沈壮,都是一起练冰球的,家境相当,臭味相投,号称望东区三大恶少,他们三个凑在一起,准没好事。

现在三人带着四辆车,一群兄弟出现在新城区一处地下停车场,凯雷德找到了,被那小子停在能屏蔽GPS信号的地方,但是行进轨迹却覆盖不掉,虽然汽车完好无损,但被人戏耍了的心情很糟糕。

陆傲天狠狠撂下一句话:“放话给道上兄弟,我出五万,卸这小子一条腿。”

沈壮拉开车门,拿起一个爱马仕的手袋说:“傲哥,那个妞的包落下了。”打开手袋,里面有钱包和手机、钥匙,“靠,国内还没上市的苹果九普拉斯,保时捷的车钥匙,我看看钱包里面啊,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汇丰银行白金卡,傲哥,这妞品质不错啊。”

“这样的我玩得多了。”陆傲天故作不屑一顾,其实心里一动,女人他玩得确实不少,但这种层次的确实没尝过,所以他想了想又加了一条,“把这妞儿给我弄来,也赏五万。”

宋铮眼珠一转:“傲哥,这妞儿包不是落下了么,咱们学一回雷锋,约个地方还包,不就成了一半么。”

“行,宋铮你声音好听,你拿着手机跟我车,咱们撤。”陆傲天说完和宋铮跳上了凯雷德,沈壮上了另一辆卡宴紧随其后,其他三辆车十几个人各自散去。

卢振宇躲在后备箱里瑟瑟发抖,整个后背被冷汗湿透,刚才若是恶少们检查后备箱他就完了,损失一条腿不说,还替人家省了五万块。

……

下午三点,化验结果出来了,薇薇安的血液中除了含有微量酒精之外,还有麻醉剂的成分,也就是说,她是被人下药迷晕的。

愤怒,恐惧,恶心充满了薇薇安的内心,她在微微颤抖,说不出话,索总也只能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以示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抓到那小子,让他把牢底坐穿。”

李晗赶到了病房,把索总叫出来单聊,她说:“那小子很狡猾,溜了,不过我另有发现,至少能证明薇薇安没被性侵。”说着拿出pad调出视频,“那个小旅馆的老板已经被刑拘了,他在房间里安了针孔摄像头,镜头正对着大床,所以把昨夜的画面都录下来了,你先看一下,就别给薇薇安看了,免得刺激她。”

画面中的卢振宇站在床边呆呆看着昏睡的薇薇安,似乎打算干点什么,但薇薇安喷了他满身呕吐物,气得他破口大骂:“酒鬼!邋遢鬼!男人婆!竹竿子!你这个糊涂蛋,被人骗了都不知道,那根本不是陈智睿的方案,是我的,我的!这个yīn险的小人利用了你的愚蠢和暴虐,设个了简单的套你就钻进去了,开除了我不要紧,公司损失的可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随后他竟然剥了薇薇安的衣服!又把自己的上衣脱了,看的索总心惊肉跳,好在卢振宇没有进一步动作,洗衣服拖地忙得团团转,最后才爬上床睡了,连灯都忘记关。

“我明白了,这小子蓄意报复,好在薇薇安那一口喷的太及时了,救了自己。”索总说,“事关薇薇安的声誉,我看就不用立案了,咱们私下解决,对了,这是薇薇安的验血报告。”

李晗看了看报告,皱起眉头说:“还没立案,但案子警方已经受理,强奸是公诉案件,不是当事人想撤就能撤的,这小子虽然半途中止了犯罪,但依然触犯了法律,年纪轻轻就下药,将来还不知道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我看这样的人渣还是进去改造几年比较好。”

电话来了,李晗接了抱歉道:“单位还有些事,我先回去,随时联络啊。”

病房内,薇薇安正用iPAD追踪自己的手机下落,屏幕上她的手机在不断移动,进入了望东区云山别墅区,她试着拨通电话,那边很快有人接听,是个很阳光的男孩声音:“你好,你是手机的主人么,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是这样的,我没事的时候开滴滴顺风车,昨天你把包落在我车里了。”

“可以帮我送来么,我给你车费。”

“不好意思,这会儿我有点事走不开,你有空的话可以到我这儿来取,我的地址是云山别墅88号。”

“谢谢,我会叫人去取。”

和薇薇安通电话的正是宋铮,眼见薇薇安就要上钩,他得意吹了声口哨,和陆傲天击掌相庆。

藏在行李舱的卢振宇听到了宋铮的通话,暗道不好,听这意思薇薇安要再次羊入狼口啊。

……

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漫画部落联盟

公众号输入框输入“除恶务尽”即可阅读全集哟!

PS:因为公众号文章标题与推文标题不一样,建议大家用公众号标题搜索!